南京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委员会
当前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 政策解读
国资委谈国企改革:推进瘦身健体提质增效 加强国资监管
来源:  作者:经济观察网  日期:2017-04-26 09:36:04

  3月9日,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肖亚庆、副主任张喜武、副主任黄丹华和副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彭华岗就“国企改革”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

  在答记者问中,国资委就国企改革顶层设计、国资划转社保、混合所有制、央企并购重组、走出去、国企党的建设等问题做了回答。

  国企改革顶层设计

  肖亚庆:国资委会同有关部门在具体规章和具体方案上一共出台了38件。再比如我们在中央企业改革上,去年初在集团层面推进十项改革试点,2016年在集团层面基础上逐渐深入到二级、三级到基层,层层落地推进改革。从全国的范围来看,全国各省市、自治区抓改革的热情很高、很实,一共出台了760多项具体方案和具体举措,开展了200多项试点。应该说成效是显著的。还有一些改革是由点到面,比如企业特别是老企业“三供一业”的剥离,在前几年试点成功的基础上,去年已经在全国推开。

  去年改革中,值得一提的是“瘦身健体”,中央有明确要求。中央企业减了2730个法人,数量是不小的。2017年,在几个方面要实现突破或者有新的一些举措。一是加强国有资产监管。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监督的责任是很大的,所以要在监管的系统性、有效性、针对性上下功夫。 二是要强化风险控制。改革就是要奔着问题去,哪儿的问题多,就优先改哪儿,有什么问题就改什么。控制风险是我们贯彻落实稳中求进总基调的根本保证,2017年要进一步加大风险管控力度。 三是要深入推动中央企业的重组。我记得大家也多次问国资委,从中央企业层面看发展历程,有的一个企业有几十个专业,有的一个专业又有很多国有企业特别是中央企业。所以,围绕凝聚力量、结构调整,在钢铁、煤炭、重型装备、火电等方面,不重组肯定是不行的。四是推进瘦身健体提质增效。这是我们2017年非常重要的改革任务,还要剥离办社会职能,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五是加快公司制改革。今年在中央企业完成公司制改革。 六是在混合所有制改革上要进一步推动。数量上要扩大,层级上要提升,更要有深度的进一步拓展。 七是全面从严加强国有企业党的领导、党的建设。

  混合所有制

  肖亚庆:在实践当中,混合所有制改革大家从认识到实践到一些具体案例上,也存在一些不同的看法和争议,总的方向我们要坚持。 有一点要说明的是,混合所有制改革不是说所有的国有企业、中央企业都要搞混合所有制,适合于搞的就搞混改,适合于控股的就控股,适合于百分之百的就百分之百的国有股。所以,宜混则混,宜独则独,宜控则控,也可以参股,国有企业不一定控股,也可以参股。总之,在实践中不是一混就灵,混改是重要举措,但不是唯一的,在推进过程中一定要沿着中央指明的正确方向做好混合所有制改革。

  2017年混合所有制的突破口要进一步扩大。首先,适合在三四级企业搞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就在三四级搞,有的企业希望层级再进一步升高,要根据实践的发展和效果来看。二是混合所有制改革确实是要让各个股东方、利益方都得到利益,中央企业、国有企业有的体量很大、领域很宽、产品繁多,怎么搞混合所有制改革,可能在集团层面还没有想好,还没有设计好,就在它能够设计好的领域去搞。同时,寄希望投资这些国有企业的民营企业,他们也有意愿在这些领域去搞。还有,既然是混合所有制,参与的这些市场主体和资方的主体如何在公司治理上能够真正像混合所有制这种制度安排参与,能够确实既保证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防止流失,也要保证各个参与主体能够得到期望的符合市场要求的回报,在这方面要进一步的试。同时,还有一点,混合所有制改革还要通过一定的时间带来实际效果。

   央企重组

  张喜武:对中央企业的重组,我们不是搞行政的“拉郎配”,也不是搞简单的“归大堆”,更不是搞新的垄断,也不会出现像刚才这位女士所提问的那样一哄而起、大规模的“重组潮”。 中央企业重组,根本目的是推进国有资本布局优化,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企业转型升级,提高企业经济效益,同时不断地增强国有经济的活力、控制力、影响力、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 从实践情况来看,近三年来,中央企业的重组取得了阶段性的效果。从方向上看,坚持服务国家战略,更好地完成了央企所承担的使命责任。从布局上看,坚决落实化解产能过剩等产业结构调整的这一要求。从效果上看,优化了资源配置,促进了转型升级,提高了效率和效益。

  今后,我们仍然要坚持成熟一户、重组一户的原则。一是要聚焦重点领域搞重组,加快推进煤电行业、重型制造装备行业、钢铁行业等领域的重组整合,推动解决产能过剩的问题。要积极地探索境外资产整合,提高国有资本的运营效率。二是要探索有效重组方式。遵循市场经济规律和企业发展规律,适应行业产业发展要求,以市场为导向,采取各种有效的方式来推进中央企业的重组。比如,可以采取像南车北车那样强强横向联合的方式来进行重组,也可以像中电投和国家核电那样围绕产业链优势互补、采取纵向的重组整合,也可以采取像招商局和中国外运长航那样吸收整体并入式的方式进行重组整合,还可以采取像中国铁塔、中国航发新设的股权多元化、专业化的公司来进行重组。 三是要加大重组后融合力度。两个企业重组不容易,但是重组后想融合好、达到预期目的,实实在在地讲更难。很多重组后失败的案例警示我们,重组只是第一步,重组后要加大融合的力度。重组不仅要资本合、资源合、组织合,而且更要做到理念合、战略合、管理合,防止貌合心不合。也就是在物理变化的基础上加快化学反应,切实激发企业内生活力,不断地提高企业质量、效益和竞争力,做大做强产业集群,真正地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集团。

   划拨国有资本补充社保基金

  肖亚庆:关于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确实关系到社保基金长期可持续发展的问题。一是国有企业、中央企业确实有责任、有义务在社保基金长期稳定的发展中做出自己的贡献。二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明确要求,要稳步推动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根据国务院的部署,有关部门一直在推动划转工作。去年的决算数没出来,从2015年社保基金的报告来看,中央企业也划转了2563亿给社保基金,主要是通过国有股权的减持政策,从2000年到现在一直在做这些工作。这一部分钱占社保基金财政性收入的35%。

   央企海外并购

  肖亚庆:在“一带一路”、“走出去”各项大战略中,中央企业都做了很多工作。而中央企业自身也通过“走出去”,充分利用两种资源、两个市场,国际化经营不断扩大。现在中央企业从法人单位来看,有9112家企业法人大约在185个国家和地区进行投资运营活动。总的来看,这些年都有积极回报。中央企业未来发展的方向,就是要国际化、全球化。中国大门永远对全世界打开,在改革开放过程中,中央企业肯定要率先“走出去”,率先实现国际化的进程。 但是正像您刚才讲的,在国际化过程中,我们这么多企业,5万多亿资产,海外34.6万个员工,当然这些员工主要还是当地的员工,怎样使这些企业能够既遵守中国的法律,又遵守当地的法律,既使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得到良好的经济回报,又使企业在当地运营中履行好自己的社会责任,展示我们国有企业和中央企业良好的负责任的形象,确实在实践中还有很多问题。

  一是加强制度建设。使我们“走出去”的制度符合中国的法律规定,符合当地法律规定,也符合企业国际化经营的实际。我们出台了对外投资的管理办法和配套办法来完善制度体系。 二是严格规范经营。我们在经营过程中,刚才讲的企业法人治理结构,应该按照国际规则,按照所在国的法律,切实履行自己的责任,树立好形象。 三是要严肃问责。对国资委来讲,加强对境外国有资产的监督和管理,同时对发现的问题绝不姑息,对违规的责任一定要严肃追责。 通过这几个方面的共同组合,使我们的海外“走出去”过程能够在原有基础上不断前进,取得更佳效果。

  管资本为主加强国有资产监管

  黄丹华: 以管资本为主加强国有资产监管,这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对国资监管工作提出的明确要求。2015年,国务院制定了改革和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的若干意见,去年的12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了国资委以管资本为主推进职能转变的方案。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要求,我们要准确把握依法履行出资人的职责定位,科学界定监管边界,做到该管的要科学管理、不能缺位,不该管的要依法放权、不能越位,真正地实现以管企业为主向以管资本为主的转变。 在深化改革的过程中,我们坚持问题导向,全面地梳理国资监管工作当中的突出问题,按照完善国资监管体制的要求,重点从健全制度、转变职能、强化监督三个方面采取了切实有效的措施,取得了明显成效。 一是进一步健全完善国资监管的制度体系。依法监管,就是要不断地健全和完善制度。近年来,我们出台了强化监管的制度性文件有27件,在2016年我们就出台了中央企业投资监督管理办法、企业国有资产交易监督管理办法和国有企业违规经营投资责任追究制度的意见等一批重要的文件。二是推进国资委的职能转变和机构调整。针对国资监管中缺位、越位、不到位的问题,按照以管资本为主的要求,调整优化了职能43项,合并6个局,新成立4个局,更名5个局。三是打造“三个平台”强化监督防流失。专门新设立了三个监督局,打造监督工作的领导决策、协调处置、监督报告三个平台,加快建设监督工作的完整闭环。

  党的建设

  肖亚庆:坚持党的领导,加强国有企业党建工作,历来是我们国有企业的优良传统,也是我们中国国有企业特别是中央企业根本的制度优势。就要在深化国有企业改革中,始终把加强党的领导和完善公司治理结构有机统一起来,把党的领导总的要求、党对国有企业领导的要求、党建工作总的要求纳入公司的章程,要把党的领导和公司的各项治理结构有机结合起来,把党建这种制度优势内嵌到公司法人治理结构中。这样能够充分使党的领导地位和党的政治核心地位得到充分发挥。

相关信息

南京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委员会